O即是卜

陌上花开开吴邪,陌下花败麒麟劫

鸡油饭C15,,


       下意识的抓住眼前晃动的手,抬头看着Ohm弯下腰投来的关切的目光,Toey轻轻一笑,抬手揉了揉Ohm柔软的头发:“没事,吃饭吧。”
       Ohm却愣在原地,依旧直直的看着Toey,没有回应。
      “怎么了,Ohm?”Toey有些许疑惑,放在Ohm头顶的手又轻轻的揉了揉,Ohm的脑袋随着Toey的手晃来晃去。好像个玩偶小狗,Toey在心里悄悄地吐槽着。
      “没什么,”Ohm仿若刚刚回过神来,将放在头顶的手握在手里,带着来到唇边,轻轻亲了一下才放开:“P' Toey有床桌吗?在哪里?还是我端着呢?”说着直起腰来,在Toey的卧室里四处打量着。好险好险,自己对Toey真的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呀!不过这都怪P' Toey太好看了才对,绝对不是我自己意志不坚定。Ohm一边打量着屋子一边呆呆地想。
      “,,在桌子和柜子的夹缝里。”Toey面色如常地将手收回到被子里,碎发下的耳尖却悄悄地红了起来,只是可惜专注着帮Toey找床桌的Ohm并没有机会注意到〔小生就是故意的(☆_☆)〕。
      “P' Toey家里真的好空荡荡的啊!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一点面条,楼下也没有什么菜可以买,我就简单做了面条,早饭的话这次就先凑合吃吧!”
      “呃呃,啰嗦!我回来了也没有多久呀买那么多东西干嘛,,”Toey越说越底气不足,最后直接放弃,专心的吃着面条。
       被嫌弃啰嗦站在一旁的的Ohm有些哭笑不得:不长?这都快一个半月了喂!这个厨房未免也太过干净了,就和新的一样〔早餐吃早餐摊,中午医院晚上你那儿,这厨房本来就是新的呀傻孩子〕。
      “P' Toey待会儿准备做什么呢?”Ohm坐在床边,把手放在床桌上撑着脑袋,继续呆呆地看着Toey,恩,我家P' Toey就是好看。
      “,,还不知道呢,应该是去找Bonne吧。喂,别老看着我了,你不吃饭吗?”实在抵挡不住对面直直的目光,伸手推了一下Ohm的脑袋,“离远点,我在吃饭啊喂!”
      “P~”Ohm委委屈屈地抱着被子坐在床脚,“我在P醒来之前吃过了啊,而且我还做了卫生~P的腰还疼吗?今儿不要去找P' Bonne了好不好,陪我嘛好不好~”
       Toey专心的吃着面条,好似什么也没有听见,却悄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   “P~P~理我一下嘛~~”Ohm把头撑在床桌上,仰着头可怜兮兮地看着Toey。
      “,,吃饭时不要说话。”说着,Toey把碗端离了桌子,舒舒服服地靠在床帮上,只剩下Ohm毛茸茸的脑袋撑着床桌满脸哀怨。
      “P~你,,”
      “叮~咚~”
      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打断了Ohm的撒娇,Toey和Ohm同时向门口望去。
       这个时间点儿能是谁啊,Toey皱着眉头思索着,而Ohm已经起身去开门。
       我倒要看看这个来找Toey的人是谁,还找到家里来了,当我不存在吗?!〔儿砸,大部分人还真的不知道你存在啊!〕
       Toey看了一眼Ohm,立马就明白了他心里那些小九九,却没有阻拦,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早饭。
      “Toey!”
       门刚打开,就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形现在门口,脱口而出的呼唤带着某名的情意。这情意,让Ohm在心里悄悄皱了皱眉,亦让卧室里的Toey握紧了手里的叉子。

鸡油饭C14,,


        室内的喘息声与呻吟和挑逗的话语交替着,不曾间断。窗外的月亮正在乌云半遮的正上方,恩,夜,还长。
       Toey是被一阵疼痛弄醒的。本来就只是翻身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,却被从腰处传来的疼痛所惊醒。Toey觉得,如果不是自己还清醒的看到自己完好无损的活着,他都要觉得自己是被腰斩了呢。
       自己现在下去把那个臭小子弄死的几率有多大呢?Toey趴在床上认认真真的思考着,然后还是无奈放弃了:就现在的自己,恐怕是连爬出卧室都很难吧,,
      “P' Toey你醒了呀~”
       正在Toey趴在床上装死时,“罪魁祸首”推着门走了进来,看着醒来了的Toey,两眼放光。刚刚被Toey强压下去的“杀意”有飘飘忽忽的冒了出来。Ohm莫名的感到后背一凉,愈加瞪着眨着自己水水的眼睛,瞅着Toey。而此时的Toey却一点也不觉得Ohm像犬类动物,自己过去绝对是瞎了眼,这哪儿是狗呀,尼玛,说他是饿狼都有点虚好不好?!想着,Toey不禁有些幽怨地瞪了一眼Ohm,而Ohm却只看见Toey灿若星辰的眸子里所自带的万种风情。
       狗腿地“颠儿”过去:“P' Toey饿了吧,我把饭做上了呦,待会儿就可以吃饭了~”
      “,,你觉得我还可能下楼吃饭吗?”Toey不禁白了一眼,“过来给老子按一下你个禽兽啊,真是,,”
      “哦好,呵呵~”
       手附上那纤细的腰身,轻柔地按压着,缓解着Toey的酸疼。
       Ohm本来一开始在认认真真的按摩,按着按着,掌心下柔软的触感就不禁让Ohm回想起昨儿晚上Toey柔软的双唇,泛红的眼角,口中轻轻的呻吟呢喃着自己的名字,按摩也就渐渐变了味道。
      “咣!”
      “咝,,P' Toey,你干嘛踢我呀~”
       Ohm坐在地上,揉了揉自己的屁股,把头抬在床边,歪着头,萌萌地看着Toey。
      “你还好意思问?!”Toey瞪了一眼,“去做饭,我饿了!”
      “好的P' Toey。”
      眼见着面前的人儿有些炸毛,Ohm收敛了自己的小心思,顺从的下楼做饭:嗯,我家P' Toey炸毛了也好可爱呀~〔痴汉脸,,小生:我好嫌弃,, O:可是P' Toey喜欢呀(抬头) 小生:━ 〕
      “这个死小孩!”Toey小声嘟囔着,抱怨着,脸上却扬起了大大的微笑而不自知。
      “我不知道要多久
        才能探寻到内心的真相
        才会拥有不会分离的爱情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
        还要向前追寻多远
        伴随着我还在苦苦追寻的爱情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〔《相信有真爱》爱错主题曲〕
      “喂Bonne,怎么了?”Toey一边坐起来,一边把手机接了起来,有些戏谑道,“还能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哦,你家那位呢?不怕又吃醋了吗?”
      “喂喂,什么意思啊!”Bonne有些无语,末了又轻笑道,“,,这次恐怕吃醋的要换个人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噗嗤,”Toey有些啼笑皆非,“咋了?”
      “Toey,”Bonne突然有些严肃,“,,他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 “,,”Toey不禁有些出神,连对面Bonne挂了电话都没有反应。
      “,,P' Toey!P' Toey!谁的电话呀?”
      Toey回过神,发现Ohm现在面前,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。阳光洒在这个大男孩身上,却在Toey眼里和某个身影莫名重叠,Toey不禁又是一阵恍惚。
       下意识的抓住眼前晃动的手,抬头看着Ohm弯下腰投来的关切的目光,Toey轻轻一笑,抬手揉了揉Ohm柔软的头发:“没事,吃饭吧。”

鸡油饭C12,,


      “Toey,你真的好美,”Ohm在Toey耳边呢喃亲吻,胸前的手也已经说着背线一路下滑,到达了紧闭的幽穴。
       修长的手指在幽穴边上打转,时轻时重的按压着边缘。手上轻柔的动作与上面火热急切的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Toey觉得自己游走在火热与温情之中,逐渐迷失。
      “嗯,,”
       Toey轻哼着,在Ohm手中泄了出来,全身正无力地瘫躺在床上,身体忽然一僵。
       Ohm早已用手指将幽穴附近紧致的肌肤按压的柔软而富有弹性,趁着Toey泄后的放松,另一只手留着白灼,悄悄地滑入了幽穴之中。
      “很难受吗,P' Toey?”Ohm哑着嗓子,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欲望。
       被异物侵入体内,或多或少有些奇怪,但若是说很难受,也是说不上的,Toey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      “还好,唔,,”
       Ohm认真而剧烈的吻着Toey,仿若要将他拆骨入腹一般。一手游走在Toey身上,撩拨着刚刚得知的敏感点;一手轻轻地在幽穴之中打转、试探着,扩张着。
       Toey觉得整个人就如同将要淹死的鱼(这他妈什么鬼,绝望),而Ohm即是水又是空气,沉溺其中毙命,却又因而存活。反反复复,沉浮于两人所构建出的欲望的漩涡,无法脱身。
       “嗯!”
       不知何时,探入Toey的手指已不觉变成了三根,此时不知触碰到了哪里,引得Toey浑身战栗起来。
      “就是这里了,,”Ohm呢喃着,用手指不断的触碰着那点脆弱,时轻时重,周而复始。
      “不,,啊,,Ohm,,嗯,,停,,唔,,”
       Toey觉得Ohm的手指触碰到了自己体内最敏感的一点,仿佛瞬间被卸下了所有防备,赤裸裸的展现在Ohm眼前(难道不是)。想要逃离,却终是被禁于其中;想要制止,却力不从心。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那一点,Toey不由的随着Ohm手指的探入而扭动着身子,纤细的腰肢在床上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      “F u c k,,”Ohm看着Toey等着迷茫的双眼看着自己,原本灿若星辰的眸子如同蒙上了一层薄雾,却是分外魅惑。雪白的腰肢在漆黑的床单上划过的漂亮弧度,如同导火线,将Ohm体内的所有欲望,引爆,再无法忍耐。
     “我忍不了了!”
      “唔,,”
       募地抽出的手指,不禁让Toey觉得有几分失落,体内高涨的欲望和渴望被疼爱的欲火达到了顶峰,不由得往Ohm这边蹭来,渴望得到救赎。
       Ohm不知从哪里拿出套子撕开带上,将护手霜抹在套子外面。抵住了Toey的幽穴,坚定而缓慢的推入。
      “嘶,,我去!”
       被巨物侵入的疼痛感几乎瞬间从幽穴传入大脑,Toey不禁抽了口气,反射性的一缩,似乎想要将其拒之门外。
      “放松P' Toey,,放松,,”
       这一刻难受的不止是Toey一人,Ohm必须咬着牙用尽心力才能抑制住想要疯狂的撞击Toey的冲动。幽穴包裹的紧致感,让Ohm浑身的热血不禁全部集中在下身,想要不顾一切,久久缠绵。
      待全部进入后,Ohm咬着牙等待Toey适应了这种感受,隐忍的汗水顺着垂下的刘海滴到Toey脸颊上,滑落到枕头上,印下一个水印。
      待Toey放松之后,适应了便不再疼痛,却有着莫名的难耐涌上心头,Toey不禁轻轻动了动腰身。
      “P' Toey!”
       Ohm再也忍耐不住,低吼了一声之后便律动起来,大幅度的动作带出了Toey的呻吟。
      “嗯,,Ohm,,Ohm,,”
      “慢点,,呃啊,,你,,慢啊,,点,,”
      “等,,唔,,等等,,别啊,,”
      “太嗯,,深了,,啊,,轻,,轻点,,”
      “够了,,呃啊,,停唔,,”
      “Ohm,,停啊,,停,,”
     

鸡油饭C11,,


      “不可以呦,Ohm,”看着Ohm委委屈屈的表情,即使不舍却听话的停手,慢慢的将唇凑到Ohm耳边,“我是攻。”
       纵使Toey的话语很劲爆,毕竟以他的“美艳”而言,更像是受。可是对Ohm而言,此时任何劲爆的话语都比不上一丝一毫Toey给他的震撼。小小的唇在耳边轻轻呢喃,带着与年龄不符的小奶音。说话时的吐息,轻轻抚过耳边,如同狂风暴雨,席卷过Ohm的每一寸神经,乃至每一个神经末梢,都感受到了蛊惑与颤栗。
      “P' Toey,,”Ohm的眸子现在已有些迷茫,双眸被情欲熏的血红,仿佛体内不可抑止的欲望,却仍因为Toey的话呆呆地站在原地不敢动。
      “Ohm你真的喜欢我吗?嗯,,”手指从额头,滑到鼻子,路过嘴唇,徘徊在脖颈上。Ohm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,却终究没有动。
      “你真的决定了吗?Ohm,,”手指在胸膛打转,偶尔轻轻划过顶端,“有些决定做了的话就不好反悔了呢,我们都没有机会的。”
      “P' Toey!”Ohm一把抓住在胸前作乱还不时准备下移的手,咬牙切齿,“不要再玩儿火了,我要控制不住了!”
      “火?哪儿有火?”Toey一件无辜地眨了眨眼,试图收回握在Ohm手里的手继续捣乱,“你身上着火了吗?快让我看看,别烧伤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S h i t !”Ohm忍不住爆了句粗口,一把把Toey抱了起来,快步走到卧室,迅速而轻柔的把Toey放在床上然后压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 正在Ohm准备俯身亲上Toey时,被Toey的手指制止了:“Ohm,你还没说话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还要我说什么,”Ohm低下头愤愤地在Toey的脖颈上咬了一口,Toey不禁轻轻一颤,“我喜欢了你5年,喜欢到我都把家里人说通了却不知道你的名字,你还要我怎么说明!”
     “把家里人说通?”Toey有着怔,“你等等,你先说唔,,”
      Ohm不再给Toey机会,一下吻了上去,直到Toey微微有些窒息,才放过了他。
      “待会儿再说这个,有这个功夫,不如先把你弄得乱子解决了吧,P' Toey。”说着,用下身蹭了蹭Toey。
       Toey低下头,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Ohm裤子的隆起,有些头疼。随手从床头柜中拿出了护手霜,扔给了Ohm。
       Ohm此时仿佛得了令的骑士,以最快的速度去除了两人的衣服,然后,从Toey的额头开始亲吻,一路向下,虔诚而又热烈。
      “唔,,Ohm,,”
       Toey许久未有人触碰的身体有些不堪这般火热的亲热,不禁有些迫不及待,一把拽过Ohm的头,狠狠地亲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 舌头与舌头缠绕着,不能完全合拢的双唇因舌头剧烈的纠缠而滑落出唾液,屋内时不时发出唾液交缠的“啧啧”声,香艳而又色情。
       Ohm一边亲吻,一边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。揉捏了一把Toey纤细的腰肢,轻轻的拂过Toey的腹部,开始拉扯Toey胸前的顶端。
       而另一边,Toey刚刚适应了Ohm的节奏,募地,全身一颤。
       “Ohm,,”
       Ohm的一只手还在胸前,另一只手却已经顺着Toey漂亮的人鱼线,滑入了内裤,握住了小Toey。
      Ohm终于放过了Toey的嘴唇,分开时因方才剧烈的吻而牵带出银丝,慢慢拉扯,然后滑落在Toey的脖颈上。
      “Toey,你真的好美,”Ohm在Toey耳边呢喃亲吻,胸前的手也已经说着背线一路下滑,到达了紧闭的幽穴。

鸡油饭C10,,


       没等Toey说完,Ohm放下手里的饭一把把Toey推到了门上吻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 Toey愣了一下,抬起双手,企图推开Ohm。而Ohm似乎看透了Toey的举动,在Toey抬起双手抵在胸前时,用左手拉着Toey的右手按在胸口,右手则与Toey的左手十指紧扣。火热的唇将感情传递过去,似乎是愤怒,却又带着委屈。
      “怦,怦,怦,,”
       加速的心跳一下一下,将振动传达到手上,声音传达到耳边,真挚而浓烈。Toey一时有些恍惚,感受着手下剧烈的心跳,感受到胸膛的振动,竟一时有些不忍推开Ohm。
       似乎是感受到了Toey的犹豫,Ohm将手握的更紧了,开始有些得寸进尺。
       微微张开嘴,舌头轻轻地划过Toey微翘的上唇,在厚厚的下嘴唇稍加停留,趁Toey还未回过神,迅速地滑入口中,划过雪白的牙齿,划过粉色的牙床,与粉嫩软滑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。而另一边,舌头拼命的想要往后缩,却无处可逃,亦如Toey,想要后退,却被牢牢地禁锢在Ohm的怀抱里,无处躲避。
       Toey回过神来,有些挣扎,却因不忍伤到Ohm,最终并未得以挣脱。然后,就慢慢的陷在了Ohm的热情与温柔之中,恍恍惚惚,难以自拔。直到微微有些窒息,Ohm才放过他,嘴唇缓缓的分开。
      “P' Toey,你明明没有拒绝我的,你明明选择了我的!”Ohm一边说着,一边舍不得放手,将头埋进Toey的肩窝,毛绒绒地脑袋在Toey脖颈上蹭阿蹭。
       Toey微微喘着气,敏感的脖子不禁有些难受,理智才得以慢慢回归。看着窝在自己身上的人,不禁有些好笑:这么大的个个子,却这么爱撒娇,此刻活像一只宠物,企图得到主人的垂怜。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揉了揉Ohm的头,举止温柔,却忍不住想要逗逗他:“我什么时候选择你了?再说了,虽然我没拒绝,可我也没同意呀!”虽然说现在,我已经有些抵挡不住你的诱惑了。
      “没有拒绝,就是同意了的意思嘛!”Ohm猛地抬头,瞪着水汪汪地眼睛看着Toey。委屈的表情,蜷缩着的身子,活像一只即将被人抛弃的大型犬,可怜兮兮。
       Toey有些无奈,这个人是吃定了自己吃弱不吃硬了吗?看着那么大个人我在自己身上,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弄得可怜兮兮的,活像一只被主人训斥遭到冷落犬科动物,此刻似乎能看见因沮丧而下垂的耳朵。
      “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吗?”Toey忍不住抬手在Ohm头上轻轻揉了揉,轻笑到,“你不是同性恋吧,你真的知道要面临的是什么吗?”
      “P' Toey,我知道你觉得我年龄小,害怕我不成熟、不负责,而且我不是同性恋这点也让你很没有安全感,可是你知道吗?”Ohm认真地看着Toey,“我不是同性恋,我不是异性恋,我只喜欢你P' Toey。在所有有你选项里,我都选择你;在没有你的选择里,我选择等待你。从未为谁动过心,直到遇见了你。我喜欢你,从五年前第一次见到你开始,就一直一直喜欢你。或者说,这其实并不能说是喜欢,P' Toey,我爱,,”
       剩下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,就被Toey的嘴唇将他们全部堵住。Ohm怔怔地看着这个亲吻自己的人儿,有些不可置信,却也仅是一瞬,便立刻吻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 室内的温度随着两人的接吻不断升高,等Toey感受到Ohm的手从衬衣下摆滑进时,才堪堪推开了Ohm。
      “不可以哟,Ohm,”看着Ohm委委屈屈的表情,却听话的停手,慢慢的将唇凑到Ohm耳边,“我是攻。”

〖沉沦即是救赎(镜像)〗


       铁门被慢慢拉开,一辆迈巴赫缓缓驶入院落。
       车门被打开,纯白的休闲裤包裹着笔直的双腿,粉色的圆领衫衬得肌肤如玉。白里透红的脸庞,清爽干净的气质,与压抑的豪宅,黑色的迈巴赫格格不入,却又浑然一体。
      “少,,”
      “东西给我,你可以走了。”
      “,,是。”
       目送着车子,久久站立。即将越出视线。
      “轰!”
       巨大的声响,黑烟滚滚。
      “哈哈哈~”
       嗓音清脆,笑容灿烂,恍若天使,降临凡世。
       “啦啦啦啦啦啦~”
       蹦蹦跳跳的少年,步伐轻快。哼哼唱唱的词语,语调轻扬。
      “吱呀~”
       崭新的宅院里,一个老旧厚重的门,发出轻轻的响声。
      “咔哒。”
       灯被打开,退却黑暗,焕然一新。
      “难得,你今天很乖呦~”
       一个少年,坐在床上,黑如地狱的屋子,红如血液的床铺。
      “给你的,奖励哪。”
       少年英气的眉头变皱,一丝丝不详。
      “哗啦。”
       文件被丢到床上,页页摊开。照片血腥,纸页苍白。
      “你,,又想怎样。”
       床上的少年,愈加苍白的脸色,无力颤抖的瞳孔,捏至青紫的骨节。
      “我很开心呦,真的很开心哪~”
       晶莹的手指抚上苍白的脸颊,垂下的眼眸之中仿若藏着星辰大海,却亦漆黑如渊。
      “你恨我吗?”
       朱唇轻启,深情地语气,薄凉的话语。
      “我不恨你,难道爱你不成?”
       眼含讽刺,如同锥子,掩住了无尽的绝望与痴迷。
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   痴痴地笑了,弯了腰,出了泪,却舍不得放下手。
      “恨我,不就是爱我。”
       呢喃的话语萦绕耳边,深入心里,刺入灵魂。
      “爱我爱到杀死我。”
      “变态。”
      “我们都是。”
       莞尔一笑,屋中最为耀眼,摄人魂魄。
      “我也爱你。”
       俯下身,落下一吻,坐着的人轻愣,站着的人心欢。
      “所以,我让你如愿。”
      “轰!”
       方圆几里,从此,寸草不生。
       我懂,你不舍,执行,却要陪我。
       与其他人,不如我来。
       Ohm,我爱你,爱到杀死了你。
       Ohm,我爱你,所以让你如愿。

【沉沦即使救赎】C2


       犹记得初见时,你的微笑,柔和温暖。轻轻上挑的眼角,眸中仿若蕴藏着星辰大海。
      “你好,我叫Toey,你可以叫我P' Toey。”
       语音轻柔,你不知,你就犹如那月下的白蔷薇,纯净而圣洁。
       多想,多想把你抱进怀里,融于血骨。
       多想,多想在你白皙的肌肤之上布满印记。
       多想,多想让你明眸带水,永远只望向我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 多想,多想把你压于身下,愈予愈求,从此只为我一人沉沦。
       多想,多想从你周围除去所有,此生,只为我一人而活。
       你就像罂粟,一经沾染,再无法放开。却亦如曼珠沙华,近在咫尺,却恍如天涯。
       曼珠沙华,彼岸之花,传说中的引魂之花。花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叶永不见。情不问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
       你与我,就如同花与叶,之间隔着的是无尽的岁月与世界,却又如何能够甘愿。
       佛曾说:大喜不若大悲,铭记不如忘记,是是非非,怎么能分的掉呢。
       是了,你于我,亦是。引我之魂,又拒之千里,执念,亦是信仰。
       是了,伸出的指尖已经触碰到光明,如何能够戒掉?!纵使生死,亦语法相隔。
       你疑惑的眼神在眼前,眼眸一深,敛住了所有情绪,轻轻一笑。
      “你好P' Toey,你可以叫我Ohm。”
      

鸡油饭C9,,


       Ohm就站在Toey家门口傻笑,哈哈,真好,以后还可以来找P' Toey。而门内,Toey靠在门上,这个傻子,他来找自己自己有什么理由拒绝吗?
      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,似乎有什么变了,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变。Toey每日在医院工作,每日如同以前一样,喜欢吃不变的鸡油饭。不同的,可能是吃鸡油饭的时间从中午变成了晚上。而原来那个躲在角落里偷偷看他的人,如今光明正大的坐到了对面,看着他傻笑。而Ohm呢,Ohm依旧每日早早的来到店里准备,每晚早早的就关了门。不过,却会留一扇门,一盏灯,一份饭,等着那个忙碌的人归来。
       日子温馨而又平淡的度过着,Ohm却觉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幸福。在Toey家度过那晚不久之后,Ohm便和Toey告白了。纵使Toey只是笑而不语,却亦是没有拒绝。看着Toey在自己告白之后,总是因为自己的插科打诨主动拒绝别人的搭讪,Ohm觉得自己幸福的就快要飞起来,却不知如何发泄这种情绪,只能每日坐在店里独自傻笑。
      “嘿,Ohm,”Peak用手在Ohm头上轻轻拍了一下,“怎么又在傻笑,P' Toey呢?还没回来吗?”
       其实对于Ohm的这份恋情,Peak其实一开始并不看好,因为他仍然记得Boom当初说过的话:P' Toey是个完美的近乎于神明的人,同样的,也拥有一个和神明一样的致命缺陷,感情。只要是主动贴近看的过去的人近乎来者不拒,游戏人间。却从不谈及感情,多情且无情。
       初识时,Peak不得不对Boom的说法表示赞同。在Peak看来,Toey不是神明,却是如同嬉戏人世的妖,诱人入迷,却从不曾为谁而停留。但在接触之后,Peak却觉得无论是多情还是无情,都是Toey的伪装,因为眼神是无法骗人的,而Toey看着Ohm的眼神,总是带着淡淡的宠溺。Toey包容着Ohm的小情绪,享受着Ohm的撒娇与依赖,即使是看透了Ohm的小心思却从不揭穿,只是无声的纵容着。他们本人似乎并没有察觉这份感情,但旁观者清,Peak作为Ohm的好友,对他们的这份感情,表示默默的祝福。(Peak:才不是为了报复Ohm老欺负我才不告诉他,绝对不是)
      “嗷,Peak你怎么过来了,Boom呢?”Ohm有些诧异的看着Peak,转头看向墙上的表,已经8:30了。
      “Boom今儿说了有手术所以不用等他了呀!不过都这么晚了,P' Toey还没回来吗?难道也有手术不成?”
      “没有,他没有发短信说今儿有手术。”Ohm摇了摇头,低头思考了一下,Ohm转身向厨房走去。
      “嚯咦,你去干嘛?”
      “做饭,然后去家里看一眼,P' Toey可能工作太累了,回到家忘记发短信给我,我去送饭。”
      “啧啧,”Peak咋舌,“忠犬啊!以前咋没看出来他还有这样的一面。”
       Toey的居民楼里,Ohm拎着饭,刚刚从电梯上下来就看见Toey把一个女人送出门。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,Toey拍了拍女人的肩,并在女人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。看到这一幕,Ohm觉得整个人都僵硬了,却也只是一瞬间。深呼吸了一下,Ohm抬脚走了过去。
      “Toey,你今儿没过去吃饭为什么没发短信告诉我?”Ohm上去一把搂住Toey,然后才缓缓看向眼前这个女人。咦,这不是第一次在酒吧见到的Toey亲过的那个女人吗?不同的是,女人现在一脸憔悴,脸上还带着泪痕。看着突然出现的Ohm,女人似乎也有些惊讶。
      “P既然要走了,就不送了。Toey,先回屋吃饭吧。”Ohm没有给Toey任何说话的功夫,直接把人拎进屋关上了门,留下女人在门口一脸错愕。
      “Ohm你怎么这样?我在和人说话。而且你要叫我P,,嗯,,”
       没等Toey说完,Ohm放下手里的饭一把把Toey推到门上吻了上去。

沉沦即使救赎,,


       “嗒,嗒,嗒,,”
       清晰地脚步声回荡着,寂静的走廊显得分外悠长。
      “嗒。”
       修长的手指打开了等的开关,苍白的灯光映照出室内的一切。诺大的房间空旷无比,只有中央摆放着一个玻璃棺材。透明的液体中,一个身影在其中,沉沉浮浮。
       缓步走到棺材边上,停了下来,玻璃上隐隐约约倒影出来者的容颜。高大的身躯,修长的双腿,身形完美如同神袛,却身负戾气,犹如深渊归来的魔鬼。
       手指轻轻地将棺材的上盖打开,轻柔地仿佛对待一件稀世珍宝。募的,一股浓烈地福尔马林的味道弥漫于室,经久不褪。
       将棺中的人搂进怀里,丝毫不在意福尔马林滴落在肌肤上带来的炙热感。
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俊美如同从童话里走出的少年,纵使之前浸泡在福尔马林之中也无法掩去他的光辉。此刻他正静静的躺在来者怀里,神态安详,眉目间却似乎带了一丝解脱。
      轻轻地拂过少年布在脸上的少许发丝,看着已经褪色的发丝萦绕在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之间,来者不禁轻轻一笑,然后愈演愈烈,终又归于平静。
       一手轻轻搂住怀中的少年,一手从风衣口袋中掏出什么,一口吞下。浑身的戾气早已消失不见,只余下眼中的宠溺,以及,无边的占有欲。
       手指一丝一丝拂过少年的褪色的发、少年饱满的额头、少年高挺的鼻梁和上面的痣,最终,停在了少年泛白的唇。
       身躯剧烈的一抖,又归于平静,似乎压抑着什么,唇边的血红阐述了一切。
       低头,带着鲜血的唇印上了苍白的唇,却同样冰凉。
      “P' Toey,我说过了,你只能死在我手里,而即使是死,我也绝不放手。”

鸡油饭C8,,


       Peak刚刚恢复常色的脸,又一下子红了起来,连带脖子,都有了变红的趋势。但终是不敌心中的思念,嗯了一声之后也在屏幕前落下一吻,便匆匆关了视频。
       清晨,Toey是被饭菜的香味唤醒的。挠了挠头,从床上爬起来之后,Toey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。自己什么时候脱的,怎么没有印象?算了,不想了。Toey随手从隔壁的衣帽间拿了一条短裤穿上便打着哈欠出来了。
      “你醒啦!”Ohm听见脚步声,便端着锅转过身来。看到Toey之后,不禁眼眸一深。
       许是因为刚醒的缘故,原本灿若星辰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雾,显得楚楚可怜。赤裸的上身白皙无比,早上柔和的阳光更为它渡上了一层金黄色。虽然因为体质的缘故并无肌肉,却因此多了一分柔美。腹部两侧的人鱼线直入到宽大的短裤中,不禁引人浮想联翩。想着昨日抱着的手感,Ohm喉间一紧,悄悄吞了吞口水,移开了视线后笑着说:“P洗漱好了吗?马上就可以吃饭了。”
       而Toey原本还不清醒的大脑,因为眼前的人瞬间清醒过来。朝阳照在眼前这个大男孩身上(就是大男孩,对Toey而言),使得他整个人被带了一层温暖的光晕。没穿衣服的上身却套着一个围裙,小小的围裙穿在他身上并不滑稽,反而衬的他宽肩窄腰,俊逸无比。
       想着昨儿晚上耳边他的呢喃,Toey的脸颊不觉有些发烫。这个人身上,有着自己避之不及的温暖。想到这儿,Toey“嗯”了一声,逃似的跑去洗漱。
       Ohm看着脚步匆匆的Toey,不禁觉得有些奇怪。Toey这是怎么了?难道是害羞了吗呵呵。Ohm一边想着,一边继续做着早饭,脸上挂着不自知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 Toey飞似的跑到衣帽间,关上门之后,才觉得有些许的安心。看着原本凌乱的衣帽间,已变得整整齐齐,一尘不染,而阳台上也挂着自己和Ohm昨日的衣物,这么说来,自己的衣服是他脱的了。Toey拍拍自己的脸,不想了不想了,不是早就说好了,不再对任何人动心了吗,Toey你可别忘了啊!Toey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想着。从镜子里确认穿戴无误之后,Toey才回到房间洗漱。【我不知道大家都是先洗漱再穿衣还是怎样,反正我是先穿衣在洗漱(好像只有我),不管,给我一个坚定的眼神告诉我我没错】
       等Toey洗漱完毕出来,发现Ohm已经坐在了餐桌旁。
      “P' Toey你好了,那我们吃饭吧!”说着,Ohm就准备拿起餐具。
      “等一下。”Toey想也不想就抓住了Ohm的手,“你洗漱了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洗脸了。”Ohm说着,不禁眼神有些飘移不定。毕竟,他是没在Toey允许的情况下用了Toey的毛巾,更何况,在他观察,Toey在物品使用上有轻微洁癖。
      “先去刷牙,牙刷我给你拿了新的放在洗手台上。”Toey并没有察觉到Ohm心虚的点。
      “可不可以先吃饭,肚子好饿的P' Toey~”Ohm试图撒娇解决问题。
      “不行,先去刷牙!”
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Ohm扁了扁嘴,好想和P' Toey一起吃早餐呜呜呜。
       Ohm刷完牙之后,惊讶的发现P' Toey并没有开始用餐。看到Ohm之后:“吃饭吧!”
      “好!”P' Toey在等我一起吃早饭!Ohm想着,不禁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而Toey看见之后,眸子不禁闪了闪。
       在吃完早饭以后,Toey不待Ohm说洗完碗,便以自己还要休息倒时差为由,把Ohm哄了出去。
      “那我回头可以再来找P' Toey吗?”Ohm执着的扒着门问。
      “呃,可以。”Toey趁着Ohm听到答案时喜不自禁的空挡,把人推了出去,关上了门。
       Ohm就站在Toey家门口傻笑,哈哈,真好,以后还可以来找P' Toey。而门内,Toey靠在门上,这个傻子,他来找自己自己有什么理由拒绝吗?